Education Trends
 

中学生制造“集体自杀”谎言的背后

 二维码 145
发表时间:2016-03-01 19:43

  一则题为“济南三名花季少女集体自杀,只因不堪学习压力过大”的帖子,一度成为网络上的热点话题。经警方查实,这是济南市一名高二学生制造的谎言,目前这名学生已向所涉及的学校和公众正式道歉。

  高中生为何杜撰一条骇人听闻的假新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制造轰动效应,借此让全社会都来关注中学生的生存状况。这是中学生对课业负担过重的反抗。教育专家认为,尽管这位高中生的做法十分错误,但中学生学习负担过重的现实亟须引起重视。

  制造谎言,只是“为了反抗”

  不久前,一则帖子在各大网站上引起了热烈讨论。帖子说济南三名花季少女因为不堪忍受学习压力,喝农药集体自杀,并在文中附上了这3名女生的“遗书”。帖子中所涉及的学校发现后,当即向警方报案。经过调查发现,此事是一个网名叫“许洋泽”的17岁在校生发布的假新闻。警方立即对许洋泽进行了批评教育。许洋泽也向学校正式道歉,并在个人博客中发表了致歉声明。

  为什么要制造这样一个谎言?在济南一所普通高中读二年级的许洋泽面对记者的提问说:“为了反抗。”

  许洋泽说,除了语文老师对他比较欣赏以外,大多数老师对他并不看好。他酷爱写作,渴望成为一名“青春派写手”。他在自己亲身经历和与同龄人的交流中,了解到部分学校加班补课的一些做法。在发帖子前他也犹豫了很久,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思来想去没有别的好办法。他说:“制造这样的假新闻,就是为了反映中学生课业负担过重,希望社会关注高中生的生存状况。”

  “我喜欢写作,但我的文字都很忧郁”

  许洋泽说,在此之前,他已经实施过多次针对高中生学习负担过重的“反抗行动”。许洋泽说:“我喜欢写作,但我的文字都很忧郁,因为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很难写出快乐阳光的文字。”

   去年2月,他与三名同学一起组织了“反补课联盟”,自发印制了200多份传单,在部分中学和教育主管部门门口张贴。记者看到一张剩余传单上印着大大的“反对”两个字。看了传单上的文字,让人心酸:“我们还是孩子,谁能够知道我们每天睡几个小时?谁能够知道我们眼睛为什么近视?我们渴望去打一场篮球比赛!我们渴望能够每天多睡上那么一点时间!我们只希望加课的时间少一些,晚自习的时间少那么一点点!”

  许洋泽所在的是一所普通中学,并不是管理最严格的学校。但他们的作息安排仍然十分惊人:每天早上6点以前起床,6点半出家门,晚上8点才回家,回家后还要写3个小时作业。班上很少有同学在晚上12点之前睡觉,大多数人每天只能睡五六个小时。据他介绍:现在学校补课的时间越来越长了,高中生每天上课10节以上,有的甚至达到12节以上;中学阶段美术、音乐课程标准是每周两节,而现在的情况是每周一节甚至两周一节,有的学校干脆不开;教学大纲规定,中学生除体育课外每天应有一小时的活动时间,事实上几乎没有一分钟活动时间……   去年4月份,许洋泽在网上发布了“反补课倡议书”。倡议书中的“要求”看上去并不高:高中阶段走读生每日在校时间少于12小时,正课不超过10节,每节不超过45分钟,毕业年级可增加20%;星期天和国家法定节假日严禁任何形式的补课;每日学生自由活动时间应大于30分钟(不含课间)等。

   谁来真心疼疼我们的中学生

  许洋泽说,“反补课联盟”成立后,山东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有关领导约见了他们,随后出台了《关于认真做好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工作的意见》。但是,很多学校还是明禁暗补,加班补课之风并没有控制住。

  采访中,部分高中校长认为,高中补课是一种普遍现象,学校不补课家长首先不同意。学校并不希望加重学生负担,矛头都指向学校是不公平的。

  山东省淄博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魏耕祥近年来不断为减轻中学生学习负担而奔走呼吁。他说,当前中学教育存在一个普遍而又突出的现象:学校竞相延长学生的在校学习时间。学生失去了休息的权利,每天十六七个小时浸在“题海”中。现在中学生厌学情绪严重,心理问题发生率大大提高。

  山东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王恩大长期关注基础教育,他说,近年来,教育部门不断下达“减负令”,不准节假日加班上课,但那些节假日照常加班上课的学校并没有受到任何查处。由于监督措施不到位,难以产生应有的行政效果。教育管理部门“雷声大雨点小”,自然无法遏制基础教育愈演愈烈的恶性竞争。

   中小学生无疑是当前我国最辛苦的群体之一。眼见我们身边的学生身体和心理素质越来越差,笑容越来越少。成年人应该认真地想一想:难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人才吗?一个孩子无力反抗这种现实,其制造谎言的做法虽然荒谬,但是令人深思,还是不要等假新闻真实地发生以后,再去做亡羊补牢的工作吧。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留言
回到顶部